中国消费者协会15日公布报告显示,1月20日至2月29日,全国消协组织共受理涉疫情消费者投诉180972件。

其中,受疫情影响,消费者出行受到较大影响,出行投诉中航空居首。同时,消费者遭遇旅游、住宿服务退订难,有酒店甚至以昂贵价格变相拒绝消费者续住,还有旅游商家拒绝退款或扣高额费用。

已有研究表明,技术创新的跨国转移和合作已经成为当前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发展趋势。不同国家的用户、供应商、大学以及科研机构人员对创新活动的共同参与,使创新从企业内部、区域内部和国家内部的协作,扩展到国家间不同主体合作,进而使得全球价值链的发展在原有制造业价值链基础上,向全球创新链层面深度拓展。此次疫情主要影响的是服务业、建筑业和制造业,对技术创新的影响不大,从这个方面来看,我国全球价值链形态的变化无疑增加自身的抵抗能力。

预防蚊媒传染病可携带蚊帐、驱蚊液、蚊香、外出用长衣长裤、抗疟药物等。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以产品价值增值环节和阶段国际梯度转移为主要特征的全球分工和生产体系的构建,主要是制造业价值链条在全球拓展和分布的过程。而当前全球分工演进的一个重要发展趋势就是技术创新也越来越具有全球性特征,即一方面包括研发在内的技术创新出现国际梯度转移,另一方面技术创新的全球“协作性”越来越明显。

降低本次疫情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政策建议

目前,全球价值链总体上呈现出发达国家在高端,发达国家与中国在中端激烈竞争,处于胶着状态,低端以中国为主,但已有部分转移到新兴发展中国家。大部分全球价值链上产品与服务在各国之间交易复杂度都比较高,经过了长期磨合,各国在全球价值链上分工位置较大范围的更替难以在短期内发生。

强化市场主体政策扶持。建立补偿机制,对在积极参与防疫抗疫过程中,造成经济损失的运输、批发、销售、研发、酒店等服务业市场主体给予合理补偿。提高重要物资储备能力,采取银行贷款、省财政补贴方式支持相关重点服务业市场主体加大粮食、食用油、食盐储备。加大资金扶持,全力争取国家相关专项资金支持,尽快下达省级支持服务业发展的各类专项资金、新增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激励资金等。各地按“一事一议”“一业一策”原则建立帮扶机制,共克时艰。加快账款支付、设立物资通关绿色通道、规范执法行为,多措并举支持服务业市场主体生产经营。(完)

春节期间,也是消费者出行的旺季,受疫情影响,消费者改变出行计划,只得取消酒店预订。

一方面,国内仍在有序复工复产,产能尚未恢复至常态水平,日韩位于价值链上游,疫情在日韩的扩散或影响中国中间产品的进口,进而影响到最终品生产;另一方面,疫情在海外的扩散也影响国外对中国出口品的需求。本次疫情是继中美贸易纠纷之后,再一次对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压力测试。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疫情发生后很多国家采取了限制人员和货物流动的措施,但已经不足以对我国的产品价值链产生严重的影响。

着力减轻市场主体负担。延期缴纳税款,对因受疫情影响确有特殊困难不能按期缴纳税款的市场主体,可依法申请最长不超过3个月延期缴纳税款。减免相关税收,因疫情影响遭受重大损失,经核准,定期减征或者免征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降低房租成本,对承租大中型国有企业经营性房产的服务业市场主体,减半征收1-3个月房租。鼓励大型商务楼宇、商场、市场运营方对中小微租户适度减免疫情期间的租金。对在疫情期间为承租的服务业市场主体减免租金的创业园、科技孵化器、创业基地等,优先予以政策扶持。

总体来看,中国齐全的产业网络和市场潜力,不断实施的稳定经济的政策和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以及我国人力资本水平的逐年提升,这才是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位置不断提升的关键因子,目前中国短期的疫情并不会出现某些国家所期望的“疫情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归”的现象。相反,随着国外疫情的进一步蔓延和国内疫情的进一步好转,中国稳定的全球价值链会使得中国市场对外资具有更强的吸引力,同时中国稳定的全球价值链也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更好的机会。

相关消费纠纷主要有:一是不同地区疫情防控措施有时间差,已经启动疫情管控措施地区的消费者无法出行,未启动管控措施地区的酒店不理解,拒退定金或预付款;二是在国家出台管控措施的情况下,部分民宿平台或民宿经营者仍拒不退定金或预付款;三是消费者已经入住酒店,疫情期间酒店涨价,或以昂贵价格变相拒绝消费者续住。

随着近几年中国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和新业态的不断产生,全球价值链环节出现向消费地转移的趋势。例如中国目前的手机市场和汽车市场等,近几年我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一直是增长态势。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虽然作为疫区的武汉市占了吸引了通用、丰田等外资车企和法国三分之一以上的投资 ,但是国内消费市场并不会因为这次疫情而转移价值链的环节,尤其是价值链的高端环节。

消费者投诉的主要问题:一是受疫情影响退订集中,旅行社、平台等售后服务跟不上;二是部分平台、旅行社承诺退款后退款不及时,或以代金券代替退款,引发消费争议;三是旅游经营者拒绝退款或者要扣除高额费用等,消费者无法接受;四是消费者不认可旅行社延长履行期限的解决方案;五是部分景点临时关闭等,导致消费者行程无法完成或不满而投诉;六是境外国家和地区陆续对中国游客提出入境、入住限制后导致的投诉。

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完善信贷服务,组织金融机构加强与服务业市场主体对接,加大对全省运输、批发、销售、研发、检测等应对疫情使用的医用防护服、口罩、护目镜和相关药品等重要医用或生活物资的骨干市场主体对接力度,加快审批流程,提供优惠利率的信贷支持和个性化金融服务,满足市场主体资金需求。稳定信贷供给,对从事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服务业市场主体等,不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对受疫情影响严重,到期还款困难的市场主体,予以展期或续贷。降低融资成本,对国家反馈的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名单内的服务业市场主体提供优惠利率贷款,贷款利率低于1.6%。对关系国计民生重点领域和受疫情影响造成资金困难的服务业市场主体,国有融资担保机构可减收或免收融资担保费和再担保费,原有贷款利率水平下浮10%以上。强化金融服务,实现市场主体需求和金融供给精准匹配和高效转化。

据统计,2019年我国全球价值链更长和附加值更高的全球价值链环节贸易比重已经提高到接近60%,这说明我国全球价值链位置提升更多的是依赖自己的科技创新研发能力提升和自主品牌竞争力的不断提升。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光伏、通讯、电力、医疗器械等价值链构成了我国最具竞争力的产业价值链,另外跨境电商、市场采购贸易等新业态快速增长,这些价值链的新动力并不是短期的疫情能够改变的。

中国的全球价值链已经不是单纯的代工链,而是从代工链向全球创新链发展变化,我国全球价值链形态的变化无疑增加了对此次疫情的抵抗力。

此外,强力的经济基本面增加了我国的经济韧性,支撑我国全球价值链地位的稳定。我国目前的经济环境和发展动能和20年前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支撑全球价值链位置的动能已经从低成本的要素动能和价格竞争转向依靠技术、品牌、质量、服务、标准等新的动能驱动,这些新动能已经成为我国全球价值链的核心竞争因素。

例如我国有全球最大的需求市场,有世界上最能够吃苦并向往美好生活的人民,有支撑数字经济发展的全球领先的ICT企业和数字平台企业,教育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使得我国拥有了数倍于发达国家的科学家,有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基础设施,有世界上最完善的工业体系,这些强力的经济基本面都是我国对冲此次危机,保持全球价值链稳定的基础和基本源泉。

消化道传染病主要是经水或食物传播,可由多种不同的病原体引起,常见的病原体包括细菌﹙如产肠毒性大肠埃希菌、空肠弯曲菌、志贺杆菌、沙门氏菌及霍乱弧菌﹚、病毒﹙如诺如病毒、轮状病毒和星状病毒﹚和原虫(如贾地鞭毛虫、阿米巴原虫和隐孢子虫)等。通常是通过受污染的手或进食受污染的食物或饮品感染。

春节期间,虽然我国处于冬季,但非洲、南美洲、大洋洲、东南亚的一些国家现正值夏季,是蚊子繁殖活跃期,也是蚊媒传染病高发期。前往上述地区的商务差旅者,应注意防范。

近年来,中国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角色和定位出现了新变化,也提升了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一方面,依照最新WIOD(世界投入产出数据库)投入产出表来看,从2000年以来,整体上我国全球价值链的后向参与度呈现出抛物线的态势,近几年后向参与度在显著的下降,表明我国已经不再是进口中间产品进行代工生产的阶段,转向了自主研发生产的阶段。

商务差旅常以团队形式出访,同行人数较多,就餐地点集中。不洁饮食易引发群体性腹泻等消化道传染病。

消费者投诉的主要问题有:

航空公司和售票平台相互推诿,出行投诉航空居首

商务差旅在境外停留时间较长,存在在国外停留期间生病的可能性。此种情况风险在于缺乏旅行保险的保驾护航,往往会出现身体健康和经济的双重损失。

境外项目考察是商务差旅的重要内容,常需去往环境恶劣的野外,如野外考察基建、矿产等,感染蚊媒传染病风险大大提升。

但是,如果这种暂时性冲击的影响持续较长时间,就有可能给我国企业重构全球价值链带来机遇:在高端,原来用于跨国企业国内配套的高端产品有机会进入全球价值链高端,在中低端,国内企业扩大已有的分工位置,深化与其他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分工。

去往消化道传染病流行地区可携带一次性消毒纸巾、应急肠胃药等;

在当前我国全球价值链整体难以撼动的大环境下,为了警惕疫情下全球价值链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笔者就降低本次疫情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提出一些较为长远的考虑和建议。

三是航空客票退改政策间隔期内消费者机票退改收费问题,比如消费者于1月24日0点之前退订机票的,或者在1月24日至1月28日之间购票并退改的,学生在1月28日至2月11日之间购票并退改的,学生2月11日后购票,因疫情影响学校再次推迟开学而退改的,航空公司收取退改手续费等。

疫情期间,消费者出行受到较大影响。由于铁路部门退票政策及时、合理,铁路退票纠纷相对较少。出行服务主要集中于航空退票方面。

加强援企稳岗和用工保障。实施援企稳岗政策,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服务业市场主体,返还其不超过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有望恢复、坚持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服务业市场主体,返还标准可按6个月的当地月人均失业保险金和参保职工人数确定,或按6个月的企业及其职工应缴纳失业保险费50%的标准确定。缓缴社会保险费,缓缴期间免收滞纳金,职工各项社会保险待遇不受影响。支持各类服务业市场主体开展职工在岗培训,所需经费按规定优先从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专账资金中列支,其余的按规定从企业职工教育经费中支出,不足部分可由各地就业补助资金予以适当支持。

供稿单位:卫生检疫司 郑州海关 深圳海关 广州海关 青岛海关 福州海关 宁波海关 南京海关 北京海关 沈阳海关

例如亚洲开发银行利用ADB—MRIO投入产出表研究(https://www.adb.org/publications/slowdown-prc-structural-factors-and-implications-asia)发现,在高新技术产业出口中来自国外的中间投入品的占比明显下降,2010年到2017年从18.7%下降到12.7%,与加入WTO之前相比,这个比重已经大幅度降低。这意味着中国不在像以前一样,利用低劳动力成本通过承接全球价值链上环节的代工进行出口,中国的产业升级实现了很多全球价值链环节的国内化,很多行业中实现了国内价值链对大部分全球价值链环节的替代,产品价值链不需要大量中间品跨境贸易。

热带地区(亚洲南部、非洲和南美洲)的旅行者全年都面临感染呼吸道疾病的风险;12月~2月是北半球温带地区呼吸道疾病流行期。前往上述地区商务差旅人士,应注意加强防范。

目前国内疫情虽有所好转,但物流运输和物资供应依然受限、复工后生产运营困难。疫情导致地区隔离,汽车和电子制造行业由于价值链较长且分工复杂,受到的影响最大。

去往呼吸道传染病流行地区可携带一次性口罩、应急抗病毒感冒药等;

二是航空客票退改政策不明晰导致的相关投诉,如因疫情防控交通封锁无法乘机的退票问题、航班变更无法及时提供后续服务引发的退改问题、国外航段及境外航空公司机票退改收费问题、有关国家出入境临时管制措施导致的机票退改收费问题等;

目前黄热病疫苗是《国际卫生条例2005》和我国卫生检疫法规定唯一要求接种的预防疫苗。另外,有些国家有要求必须接种的疫苗,如沙特阿拉伯要求入境朝觐者接种流脑疫苗。如果忽视了目的国要求接种疫苗这件事,可能会使行程受阻。

一是有关民航部门客票退改政策落地执行中存在的问题,比如退票审核周期长、退款到账时间长、航空公司和售票平台相互推诿、客服难以接通、退改申请遭遇无法办理等;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呈现蔓延之势。这样的形势下,我国全球价值链如何保持自身的优势,并在全球疫情蔓延的形势下脱颖而出,快速复苏并向更高的价值链位置攀升,需要深入判断分析。

特别是武汉作为中部制造业中心,汽车制造业发达,此次疫情对汽车产业的全球价值链已经有明显的冲击效应。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计,今年2月,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41万辆和148.2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7.4%和13.8%;新能源汽车批发销量1.1万台,同比下降77.7%,环比下降70%。疫情对汽车产业的短期影响,会大于17年前的SARS。

另一方面,我国是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拥有齐全的现代工业体系,例如我国在16个制造业行业中,有12个行业是“最长的”全球价值链,这就使我国的全球价值链在全球范围内是无法替代的。

旅游退订商家拒绝退款或扣高额费用

商务差旅者应在动身前4周向旅行保健机构或医生进行咨询,特别要询问是否需要接种疫苗。可向所在地海关或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进行是否需要接种疫苗等健康咨询。

商务差旅不同于观光旅游,与当地人的交流接触更频繁紧密。呼吸道传染病往往借助商旅人士跨国流行。

中央多次会议部署后,各级政府都出台了一系列帮助企业复工复产优惠政策,例如银行信贷的优惠政策,最低工资、社保缴纳和税费返还等减低企业运营成本的相关政策等。但是此次突发的疫情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不是短期可以消除的。

商务差旅的规划者,应选择正规、卫生条件佳的酒店和餐饮地点,这对预防传染病有着积极作用。

3、积极走出去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与合作,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的分工与合作。通过积极走出去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与合作,进行技术创新和资本输出,在关键领域和关键分工环节争取有利位置。特别是在通过有序推进共建“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在共建共享基础设施的情况下,促进“一带一路”国家间的相互投资和贸易便利化。在“一带一路”国家间加速形成新的全球价值链和产业利益共同体,稳步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

2 推荐接种疫苗:口服霍乱疫苗、甲肝疫苗、乙肝疫苗、肺炎疫苗、伤寒疫苗、流脑疫苗、水痘疫苗、HiB疫苗、流感疫苗、麻风腮疫苗等。

呼吸道传染病是指病原体从人体的鼻腔、咽喉、气管和支气管等呼吸道感染侵入而引起的有传染性的疾病。主要通过飞沫传播,也可通过直接和间接接触传播。

21世纪以来,全球产业链“三足鼎立”格局已经形成,区域性产业集群逐渐成熟,中国、美国和德国分别作为亚洲、美洲和欧洲的中心国,形成各自价值链“闭环”,中国又成为发达国家与新兴发展中国家价值链之间的枢纽。

由于疫情导致的地区间相互封闭隔离,企业生产活动的暂停,特别是对出口企业,全球价值链上龙头企业订单的减少,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我国企业的全球价值链布局。

消化道传染病与旅行目的地有密切的关系。中东、南亚、东南亚、中南美洲以及非洲为消化道传染病高危地区。前往上述地区的商务差旅者,应注意防范。

1 法定接种疫苗:黄热病疫苗

产业升级推动全球价值链环节本地化趋势,增强了抵御疫情的实力

从代工链转向创新链,我国全球价值链形态变化提升抵御能力

疫情短期冲击难以彻底改变各国在全球价值链的位置

住宿服务退订难,有酒店以涨价变相拒绝消费者续住

需要注意的是,全球价值链中,中间产品加工贸易仍是主体,生产性服务贸易(如ICT、知识产权、金融等)与数字化产品加工贸易的重要性越来越高。

蚊媒传染病是通过病媒蚊子传播的一类传染性疾病。目前,蚊媒传染病,比如黄热病可通过疫苗接种来预防,但疟疾、登革热、寨卡病毒病、西尼罗热等却没有相应的疫苗。鉴于此,避免蚊虫叮咬是预防此类传染病的重要手段。

建议购买旅行保险,且包含境外旅行赔付,避免因意外造成经济损失。

2、解决劳动力和材料短缺的困境,快速恢复疫情对全球价值链的短期冲击。一方面通过政府政策引导,比如点对点劳动力配送,劳动力就业补贴等措施加快劳动力的流动,并切实保障原材料的及时供应;另一方面要鼓励企业将部分产能备份海外,做到“一份订单,两地生产”,为稳定我国企业的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进行“双保险”。

汽车、电子制造行业全球价值链受疫情冲击明显

疫情期间,消费者旅游安排调整较大。

病毒是国际旅行者发生呼吸道感染最常见的原因;常见呼吸道传播病毒包括鼻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流感病毒、麻疹病毒、腮腺炎病毒、腺病毒和冠状病毒等。其它常见呼吸道传播病原体还包括链球菌、脑膜炎双球菌、支原体等。

商务差旅人员工作繁忙,常临时性飞往国外进行商务活动。但是疫苗接种后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产生免疫力。如黄热病疫苗是凡到达或途径黄热病疫区的旅行者皆需出示预防接种证明的疫苗,接种黄热病疫苗10天后才能产生免疫力。商务差旅人员为了自身健康,应根据自身出行计划选择合适时间接种疫苗。

1、加快大数据技术运用,采取果断措施推进复工复产,特别是全球价值链上主导企业的复工复产。在复工复产时要特别重视物流业高效率运转。积极利用大数据、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原材料、软件、设备等供应商直接对接,打通供应链堵点难点。依托产业链龙头企业加快推进重点产业链各环节协同复工复产,要重点确保全球价值链中关键环节的主导企业稳定生产,密切关注、及时协调,避免停工停产。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前提下,尽可能减少员工回厂返岗的阻力。

从目前的确诊病例来看,人数最多的四个省为湖北、广东、河南、浙江,都是我国的制造业大省和出口大省,其中在汽车、生物医药、电子、化工、通信、机械设备等重要行业集中了我国乃至全球的主要价值链环节。

疫情在全球蔓延一定程度上会对计算机、汽车、电子制造业等行业的全球价值链造成暂时性冲击。全球价值链具有路径依赖性,各国都努力加强自身所处分工地位的比较优势。疫情的短期冲击难以彻底改变各国在全球价值链的位置。

3月11日,在宁夏银川市经济开发区内,舍弗勒(宁夏)有限公司员工在汽车轴承车间操控设备。 新华社 图

不同地域间气候差异大,冷热交替,易受到细菌病毒侵袭而引发呼吸道疾病。

技术创新、产业升级等新动能提高我国全球价值链的稳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