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武汉两例新冠肺炎台胞患者全部治愈出院。

其中一位台商江先生在江苏昆山经营一家企业,1月来到武汉探望妻子时,意外和妻子一道感染了病毒,入住金银潭医院。在这家武汉的医院里,他却遇到了可以用家乡话攀谈的“老乡”。

福建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副主任医师 尚秀玲:跟我们的队员就开始用本地话去聊天,就觉得有拉近距离的这样的感觉。

患者 江肇南:我目前在昆山的工厂,两个工厂都已经复工了,客户一直催着要东西。我是希望大家一起来享受我们更好的生活,武汉加油。

福建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副主任医师 尚秀玲:出现发热,最高有38摄氏度左右的样子。当时也拍了胸部CT,提示应该还是磨玻璃影的靠近胸膜的改变。

1月底,江肇南出现发热、肺部病变等症状,核酸检测两次均为阳性。

患者 江肇南:来武汉是来探亲的,另外在这边过年,但是没有想到就刚好遇上了这次的病毒。

患者 江肇南:虽然说已经痊愈出院,但是我们还是很小心。记得我们有福建跟昆山之约,等一切疫情过去之后,我到福建去,然后你们到昆山来好不好?欢迎。

2月17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新冠肺炎台胞患者江肇南和妻子康复出院,收到了鲜花、礼物和叮嘱,并和医疗团队合影留念。

在医生护士的悉心治疗和照顾下,江肇南的病情迅速好转,状态也恢复得很快。

白岩松:首先我们做一个数字的分析,12月8日有了第一个病例,超过第500个病例用了大约40多天的时间,1月22日达到571例。第二个500却只用了2天的时间。第一个1000个病例用了40多天时间,第二个1000用了2天时间,到今天(27日)晚上6点多的时候是2800多确诊病例,估计到27日24点会过3000,也就是说第三个1000可能只有1天多一点的时间,您怎么看待这个数字的急剧发展变化,它意味着什么?

冯子健:首先跟这个病毒的传播能力有关,这个病毒的人际传播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另外数字的快速增加还有一个因素,今年疾病爆发的时间在12月初开始,也可能稍微早一点或晚一点,这个时间之后大概一个月不到就赶上春运。春运使得人们特别是武汉地区、感染发生比较严重地区的人流动到外地,这样可能导致疾病的播散速度也加快,它的范围也比较广。特别是武汉地区,之前会有一些疑似病例的积压,现在集中在确诊,这样也使得病例增长的速度会显得比较快。

来大陆17年的江肇南,在江苏昆山经营着一个电感器等手机零配件的制造企业,有几百名大陆员工。他说,在14天的隔离观期结束后,会第一时间回到江苏昆山,抓紧复工。

出院三天后,福建医疗队的队员还在工作空隙回访了江肇南,带给他化验单、出院小结和康复期服用的中药。

随后他被转入金银潭医院治疗,而负责他治疗任务的医生护士,正是来自福建的医疗队。

患者 江肇南:医疗队在这12天当中尽心尽力来为我,以及所有的病患做的这些医疗的照顾,无论在整个医疗的过程当中,或者是在日常生活里面,或者是说在一些小细节方面,他们都做得非常好。虽然不是在台湾,但是也觉得像自己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