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伤病同时缺少了郭艾伦和史蒂芬森这两名队内最主要的得分手,又遇到裁判莫须有的误判导致刘志轩被罚离场,辽宁本钢男篮在昨晚陷入了更严重的人员危机。

但臧克家的数学很差,几乎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虽然如此,他还是梦想考进当时的国立青岛大学。他参加高考的时候,各院校都是独立招生,题目的难易程度各不一样,共同点就是必定考到数学。朋友见臧克家咬着笔杆看数学题那副为难的样子,就说你放弃算了。

不过对于球队来说,也有一点令人欣慰的好消息。那就是比赛第四节里,面对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辽篮派出了因患重感冒已经缺席两轮比赛的贺天举,让他利用这段时间重新找一找比赛的感觉。在这一节不到10分钟的出场时间里,贺天举用3投3中的两分球和3投2中的三分球,高效的砍下了12分,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投篮手感并没有因为两轮养病而冷却下来。

虽然现代家长都注意让孩子学得全面,但学校里依然能看到不少背起古诗滔滔不绝、写起作文行云流水、但一碰到数理化就无比头痛的学生;数理化学得好的,又常常因为背不出诗文而大感郁闷。其实,民国时期的不少名人也属于“偏才”,但他们偏出了一种大师的境界。

虽然裁判的误判在先,但刘志轩还是因为这个不冷静的推搡动作,被吹罚了第二个技术犯规直接夺权出场,而且下一场还要受到追加停赛一场的处罚。这对于近期因伤病潮而阵容不整的辽篮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的打击。

就是这首小诗让当时的阅卷老师闻一多惊艳了,他没想到这次参加考试的人里面还有这样富有文学哲思的人,当即给他打了98高分。有趣的是,闻一多当年考清华时也是因为作文写得太出色被破格录取的,这次见到臧克家的文笔,他毫不犹豫地拿着试卷去找校长。

本场比赛,对于近期陷入了伤病潮的辽篮来说又增新的的难题,已经确诊多轮的本土核心控卫郭艾伦的病还没有好,小外援史蒂芬森遇到了发烧的症状,这让辽篮在客场作战的情况下缺少了两名最主要的外线得分手。

从第二节开始,单外援作战的辽篮开始明显的感受到压力,尤其是在防守端面对广厦队的“双小外”阵容,无论是韦伯斯特还是威尔斯都表现出了非常高的效率,同时对手的本土控卫孙铭徽也是状态火热,这让辽篮的防守顾此失彼,总能被对手找到空隙。

比如著名作家钱钟书,他在1929年报考清华大学,结果英文满分,语文优异,数学却打零分;著名历史学家吴晗也一样,他报考清华时语文、英文全拿满分,数学也打零分。不过我们今天要说的既不是钱钟书也不是吴晗,而是另一个“偏才”臧克家。

在昨晚结束的2019-2020赛季CBA常规赛第二十五轮较量中,辽宁男篮在客场以103:122不敌浙江广厦队,在常规赛下半程开始以来又遭遇了两连败的打击。

当然,在两名主力缺阵的情况下,辽篮无论是在场面上处于被动,还是最终输掉了比赛,都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但是比赛过程中,辽篮仍然付出一些本不该有的代价,显得更为令人惋惜。

臧克家的爷爷和父亲都喜欢诗词文化,所以他们给予臧克家的最早学习启蒙都是关于古典文学的。都说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这话在臧克家身上得到了完美呈现。臧克家的父母身体都不好,早早去世,所以臧家的生活质量很一般,但长辈依然坚持送他进私塾读书。

朋友建议臧克家去报刊杂志社打工,但臧克家咬咬牙,还是去参加招生考试。果然,那些数学题他一个也做不出来,唯有语文题目他答得精彩纷呈,卷子上的两个作文题目本来只要选其中一个就够了,但臧克家做题快,写完这个,他又在那个题目下写了首28字的哲学小诗。

从小受文学熏陶的臧克家在诗文方面成绩很好,上私塾时先生就很喜欢这个学生。14岁那年,臧克家考入了县里的第一高等小学,读完高小,他又去了济南山东省立第一师范。从那时候起,臧克家就开始创作,他投出去的诗文稿件陆续被发表,他也收到了自己的稿费。

臧克家是著名诗人,那句我们都很熟悉的“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就是他在1949年11月1日为了纪念鲁迅而写的。臧克家成为“偏才”跟他的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他出生于一个文人家庭,爷爷、父亲都考取过晚清时期的“功名”。

利用球队现有人员,辽篮在开局再次调整了首发,赵继伟和高诗岩搭档后场,郭旭首次出现在了首发锋线的位置上,然后韩德君和大外援巴斯一同镇守内线。

在闻一多的努力下,臧克家顺利拿到了被破格录取的名额,进入英文系就读(后来他找闻先生转到了中文系)。也是在闻一多的影响下,臧克家的诗词创作走上了新的高峰,最终成为著名诗人。可见偏才也并非没有出路,就算偏得再厉害,只要所精通的学科足够出色,同样能获得好的机会。

而在进攻端,辽篮在外线的进攻问题依然十分明显,尤其是通过战术跑位明明已经创造出了空位出手的机会,但是始终无法准确的命中篮筐,前三节下来全队竟然在三分线外16投仅1中。这样的情况不仅浪费掉了大量的得分机会,也轻易送给了对手很多抢下篮板去抓反击的机会。

这一点,对于目前急需外线火力的辽篮来说,绝对是太重要了。如果明晚客场挑战深圳队的比赛中,贺天举能够重新回到球队的正常轮转当中,绝对会是辽篮最为需要的“及时雨”。

虽然在外线缺少了两个绝对主力的球员,但是辽篮在开局打的还是比较沉稳,他们在一上来手风不顺的情况下,很快就落后对手10分球。但是这并没有让辽篮球员感到慌乱,而是耐心的调整好进攻的节奏,在外线投篮不顺的请款下,通过战术配合不断冲击对手内线,很快就扳平了比分并完成反超。最终以26:23领先结束了首节,但这也是他们全场唯一单场得分领先的一节。

在第三节比赛中,辽篮在一次防守中遭遇争议判罚,在几乎没有身体接触的情况下,广厦队外援威尔斯脚下一滑导致投篮时身体失去平衡,但是裁判却吹罚了身后刘志轩犯规。这个判罚引起了辽篮球员的强烈不满,当事人刘志轩更是情绪激动,甚至为了和裁判理论上前做出推搡裁判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