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新冠肺炎)社区群众的健康“守门人”:用脚步丈量辖区每一寸土地

中新网重庆2月28日电(李娅)沟通协调、体温测量、入户医学观察……“我们是医护人员,穿上白大褂、戴上护士帽,就决定了我们的职责。”重庆江北大石坝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彭红春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跟老百姓是最“亲密”的,在大家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责无旁贷。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作为重庆市首批设立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之一,重庆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积极发挥卫生健康服务体系的“网底作用”,迎难而上,奔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

如何进行“三箭齐发”?国任财险对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例如本次增资扩股将有利于公司加快推进传统业务、科技保险和投资资管的进一步发展,促进传统业务的提质增效,加快科技保险业务的培育和生态布局,为未来设立资产管理公司打下坚实基础,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

而单从公司投资收益来看,2016-2018年该数据却呈现下降态势。对此,国任财险解释称,由于2016年底公司大股东由中国信达变为深投控,受股权变更影响,2017年公司现金流出现明显净流出,投资资金减少,由此造成投资收益下降。而在2018年,由于受股市大幅下跌的影响,行业平均投资收益率比2017年大幅回落,国任财险的投资收益率也出现较大回落。

重庆大石坝地区居民分散,这些基层医护工作者每天步行进行防疫健康科普。疫情防控期间,重庆三博江陵医院对江北区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点派驻医护人员给予医疗支持,急诊120对于辖区内“发热、咳嗽等不适患者”进行接诊、对“社区密切接触者”进行转运……

彭红春说,自2月19日起该中心开始忙着开具复工复产健康证明,截至2月28日,已开具415人。辖区内外出务工人员在社区隔离14天后,可凭社区开具的证明到该中心免费检测。

今年10月,国任财险发布增资扩股公告,如今股权变动终落地。

事实上,国任财险的股权变动远不止于此。国任财险前身为信达财险,成立于2009年,在2016年12月,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达”)将其所持信达财险41%的股权转让给深投控,仅自留10%的股权,由控股股东降至第三大股东。

专家认为,截至2月27日,重庆连续3日无新增确诊病例,待排查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者持续减少,无症状感染者新增例数减少且在管人数下降,疫情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但是,??随着生产生活秩序逐步恢复正常,人员流动增加,疫情反弹风险不容忽视,加强??疫情防控这根弦丝毫不能松。

除了股权接连生变外,国任财险成立十年来也并未走出经营亏损的泥潭。

据统计,截至2月28日,重庆江北大石坝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通过电话对居民进行医学指导2500余次;对社区密切接触者随访309人次;社区排查2717人次;院内对“发热”患者采样43例;协助江北区疾控对确诊患者密切接触人员入户采样30例。

车险连亏拖累整体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10月发布的增资扩股计划,新进投资者由5个变为3个,增资额由19.83亿元降至18.45亿元。对于增资扩股计划“瘦身”的原因,国任财险对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由于个别意向投资人有P2P背景,不符合银保监会有关股东资质的要求,故无法参与公司本轮增资;同时,银保监会于今年11月发布的《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对“融资性信保业务”专门列出监管要求,由此对个别意向投资人业务模式产生较大冲击,所以也放弃了对公司的本轮投资。

据了解,现有股东中第一大股东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投控”)出资7.56亿元,持股占比仍保持原有的41%;联美量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美控股”)出资0.39亿元,持股占比由19.33%降至15%。在3名新进投资者中,深圳市罗湖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认购股份5.46亿股,持股占比13.622%,该公司一跃成为国任财险第三大股东。另外新晋股东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维信荟智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分别认购股份0.16亿股、0.11亿股,转让完成后持股比例为0.409%、0.272%,预计两家将为国任财险提供市场、科技方面的支持。

据国任财险12月23日公告显示,公司拟在原有30亿股股本的基础上,按1.832元/股,向3名新进投资者和2名现有股东增发股份10.07亿股,共募集资金18.45亿元,增资后公司总股本为40.07亿股。

“困难是暂时的,疫情也终将结束,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彭红春告诉记者,疫情一刻不解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们的工作便一刻也不会松懈,因为他们是社区群众的健康“守门人”。

剔除P2P背景投资人

不过建设“技术壁垒”并非易事,陈辉表示,险企建设技术壁垒有三种方式,一是自建、二是联合第三方、三是完全依靠第三方。同时,设立“技术壁垒”的关键在于选择在哪个环节形成壁垒,因为不可能在所有环节形成壁垒,另外“技术壁垒”一定要可行,并一定要具备输出价值。由于系统所依赖的技术、数据等水平较高,对于中小保险公司来说难度不小。

从该公司业绩看,十年间该公司盈亏不定,最终累计亏损超14亿元。据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国任财险成立后的2009-2012年均为亏损状态,亏损金额从1亿元左右升至3.71亿元,此后2013-2015年国任财险进入盈利期,盈利金额在300万-2300万元之间,此后2016-2018年公司重新进入亏损期。今年前三季度,该公司由亏转盈,盈利1121万元。

此外,就在近期,国任财险因编制虚假材料、违规使用条款费率接连收到三张罚单,累计被罚49万元。据罚单显示,国任财险运城中心支公司虚列2019年一季度会议费5笔,实际用途为处理公司前期理赔纠纷。针对其编制虚假材料的这一行为,共计罚款14万元。同时,国任财险西安中心支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就已经因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合计被罚款35万元。

对于股权频频变动,有保险公司人士表示,“小股东的变动或对公司影响较小,但是大股东的变动将影响到高管人员的更换和公司业务及战略的变化”。的确,国任财险相关负责人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中国信达转让股权后,公司经历了管理层变更、组织架构调整等一系列动作,对日常经营活动造成了一定的短期冲击。

缘何公司业绩不佳?值得注意的是,车险作为占据该公司业务超八成的险种,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自2010年以来车险业务每年承保亏损在1.2亿-3.5亿元之间。对此,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表示,中小险企经营车险亏损的原因通常有手续费谈判能力弱、固定性成本占比高、遭遇欺诈较多等原因。目前车险市场的竞争已经白热化,建议借助各类科技手段率先布局差异化产品,并降低展业和风险管控成本。

“三箭齐发”破局迎新?

接着在2017年7月,股东台州万邦置业有限公司出清7500万股股权,最终由股东中国铁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接收。此后在2017年10月,联美控股在持有6%股权的基础上,受让重庆两江金融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国任财险的13.33%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同时,小股东航天科技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挂牌转让信达财险5000万股股份,持股占比1.667%,受让方为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此外,在科技发展方面国任财险也尤为重视。在今年10月发布的增资扩股公告中,该该公司就曾提出,具体募集资金的投向之一便是建立公司技术壁垒,这是中长期公司数字化转型核心竞争力所在。预计将累计投入10亿元左右,包括科技队伍建设、基础系统建设、业务中台建设、数据平台建设等。

早在2018年,国任财险就明确了未来传统业务、投资资管、科技保险“三驾马车、三箭齐发”的战略布局。

而对于如何改善目前的车险亏损局面,国任财险表示,公司将强力推进深化改革和创新转型,车险方面将进一步提升精细化经营水平;非车险方面,将加大蓝海业务的开拓力度,持续优化业务结构,建立起专业的竞争优势。

何为“技术壁垒”,国任财险又为何如此重视建设“技术壁垒”?中国精算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副主任陈辉表示,IT时代,保险公司之间没有技术壁垒,系统无非是快慢、好坏之分,但是进入DT或AI时代,技术壁垒开始形成,因为AI等技术不是在趋同,而是正在放大差距。由于技术发展得太快,超出了大多数保险公司追踪和学习的能力,由此会让人们感受到一种无法学会的“壁垒”。

而在2016年,国任财险就未来风险在年报中进行披露,未来公司面临的主要风险是规模偏小、营销能力偏弱、创新能力不足、费用高企、盈利能力弱、管理水平及队伍素质有待提高,这些风险将可能对公司的生存和发展造成严重影响,需引起公司足够重视。

直面疫情感染风险,你们不怕吗?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今年25岁的护士余游说:“说实话,面对感染风险自己的心里还是有点打鼓,不过更多的是骄傲,我们90后不再是只需要被保护的,我们也能守护别人。”

随着重庆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同步推进,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承担着协助街道开展社区来渝人员的初期排查工作;对存在异常情况(如发热、咳嗽、咽痛等症状)的人员进行电话指导或上门服务;对确诊或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者及社区医学观察满14天的人员进行入户随访工作。每到一户,他们都耐心指导如何进行个人防护及科学防疫,力争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诊断、早治疗。